夜读九江 | (讲述)陈氏兄弟的铁匠人生

2021-08-12 22:00:00   长江周刊
浏览量 30138

陈氏兄弟的铁匠人生

■  肖介汉 杨再辉

生活每天都在改变,老一辈匠人赖以谋生的一些传统手艺正渐行渐远,有的已然被遗忘,实在令人惋惜。怀着这样的心情,笔者走访了吴城 古镇吴城两位老铁匠——陈氏兄弟:哥哥陈长生,今年80岁;弟弟陈福生,今年75岁。兄弟俩自20世纪50年代末拜师学艺以来,以打铁营生,默默坚守,一干就是六十多年。

陈氏兄弟的打铁坊狭窄而简陋,不足十平方米的空间被挤得满满的,最显眼的地方是火炉、风箱和铁砧,铁砧周围摆放着各种铁锤、铁剪、铁钳等工具。

兄弟俩正在聚精会神地打铁,弟弟手握小锤,哥哥抡着大锤,弟弟敲到哪里,哥哥就打到哪里,动作娴熟,配合默契。“叮——当”“叮——当”的锻打声紧一阵慢一阵,犹如悠扬的古曲在空中回荡,熊熊的炉火与四溅的火星映亮了兄弟俩古铜色的脸膛。身临其境的我们恍若穿越时空又回到了当年那个手工业盛行的年代。

兄弟俩见我们到来,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儿,热情地与我们打招呼,很快就拉开了话匣子。

他们以打刀做示范,一边操作,一边逐一将工艺流程给我们做介绍,陈师傅说:“打一把菜刀,要经过选料、锻打、加钢、淬火、修理等十几道工序。”

首先是选料。铁料选得好,不仅可以节省煤炭,还能缩短锻打的时间。陈师傅说,选好了铁料,用铁钳夹住送进火炉里,拉动风箱烧料,烧料时要不停地翻动,使其受热均匀。

锻打,就是用铁钳将烧红的铁料夹着放在铁砧上锤打,这是个反复的过程,一直要打到基本成型时为止。每次下锤时注意力都要集中,稍有疏忽便会打变形,就得放回火炉重烧。

其次是加钢。加钢就是在刀具的关键部位打个槽,将钢块嵌入其中。加钢必须兄弟二人合作完成:弟弟用铁钳夹着铁錾置于烧红的铁块上,哥哥抡起大锤击打铁錾,待铁块上凿出了槽儿再将钢块嵌入,然后回炉煅烧、锤打,直至完全熔合。陈师傅说:“加钢时的煅烧很有讲究,温度低了,钢和铁不能熔为一体,刀具容易开裂;温度高了,钢和铁会烧熔变脆。可根据火炉上飞溅的铁星来把握火候,达到刃口锋利的效果。”

下一个环节是淬火,将铁件加热到一定温度,当颜色蓝中泛青时旋即浸入水中,只听“哧啦”一声冒出白色气雾,铁器快速冷却。陈师傅说:“淬火可以提高铁制品的硬度、韧性和耐磨性,下水太早或太迟都会影响铁制品的质量。铁件淬火后若硬度过高,脆性大,就容易变形甚至出现细小的裂痕,此时,须重新放回火炉加温来调整硬度。”

最后一道工序是对成品细部进行打磨、修理、开刃,使工件表面整洁美观,有光泽,使刀刃锋利。陈师傅说,打制一件铁器,要经过烧红——锻打——再烧红——再锻打的过程,有的要反复20多次才能完成。

打铁是一门苦差事、力气活,得有一副好身体,一身好力气。俗话说:人生有三苦,打铁、撑船、磨豆腐。打铁人,每天起早贪黑在火炉旁忍受高温炙烤,烟熏火燎,黑头灰脸,耗的是身体,损的是健康。比如拉风箱,看似很简单,实则不然,陈师傅说:“拉风箱要做到‘两快一慢’:开始拉时动作迅速,运行时慢,刚回推时动作也要快,风箱发出‘噗——哒、噗——哒’的响声,很有节奏感,这样风力才大才匀称。”

20世纪80年代,打铁是一门炙手可热的职业。聊到当年生意红火时,兄弟俩脸上泛起了难以掩饰的喜悦。他们说:“那些年生意可跑火了,订单源源不断送来,为了赶工期,我们每天从早上6点干到晚上10点,一天要干十五六个小时,有时忙得吃饭都顾不上。收入也很可观,每月可净赚五六百元,每天赚20多元是常有的事,当年一个普通老师的月工资也不过五十多元哩!1986年,我们家建了一幢100平方米的楼房,花了八千元,没借一分钱债。”

时光荏苒,陈氏兄弟年轻时入行,经历了大半个世纪的锤炼,技艺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。他们会打制各式各样的铁器还销往周边地区,各地慕名前来定制产品的客户络绎不绝。

兄弟俩最拿手的绝活是打制机动船上的螺旋桨(俗名“车叶子”)。船上安装的螺旋桨,是靠桨叶在水中旋转,将发动机转动功率转化为推进力的一种装置,根据发动机马力的大小,螺旋桨有两叶、三叶和多叶。当年全省制造“车叶子”最有名的厂子有三家,分别在丰城县龙头山、南昌县市汊镇、永修县吴城镇,尤以吴城农机厂生产的车叶子质量最好,吴城农机厂的“车叶子”师傅就是锻压车间的陈氏兄弟二人。据驾船师傅范昭赛回忆,当年吴城开往永修的客班船,使用陈氏兄弟的螺旋桨比使用武汉造船厂生产的螺旋桨每趟要快15分钟左右。陈师傅自豪地告诉我们:“现在吴城荷溪渡船上用的车叶子是都昌生产的,他们觉得不好用,还要拿到我们这里来加工改造呢!”说完,他又从工具橱里掏出一本厚厚的笔记本给我们看,上面密密麻麻记录着各种马力机动船螺旋桨的规格和尺码。

随着时代发展,铁匠这一行当正在渐渐远离人们的生活,陈列在店内的铁器也鲜有人问津。陈氏兄弟虽已年逾古稀,但是他们依然精神矍铄,每天还在抡着铁锤干活。他们不是抱残守缺,而是舍不得丢掉老祖宗传承下来的手艺,只要一息尚存,就不忘初心,一直朝着心中的目标前行。

周刊邮箱:jjrbcjzk@163.com

主编热线:13507060696


版权声明

本原创内容版权归掌中九www.jjcbw.com)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谢绝转载。



责任编辑:吴雪倩

继续阅读
热门评论

扫一扫二维码下载掌中九江

咨询热线:0792-8505892

Copyright © jiujiangzhangkongchuanmei. All Rights Reserved

赣ICP备13005689号

赣公网安备 36040302000178号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6120190002号